2016/3/28

獨木舟初體驗

今年的夏天還沒來,但我的夏天已經開始了

划著獨木舟航行在淡水河道,欣賞著從岸上看到不同的觀音山跟關渡宮,並從關渡大橋底下穿越過去,這景緻跟風光是完全不同的。

比起去年玩的SUP (立槳衝浪板) 相比,獨木舟真的是立刻上手,玩SUP(立槳衝浪板),沒有在板上跳下水10次以上,根本就不算玩過。(改天來補一下去年SUP的紀錄)

但千萬別以為獨木舟它就不會翻船,剛上船時我有點緊張,所以肢體動作有點硬,一腳踏進船身,船身搖搖晃晃的,還真怕跌進淡水河裡,後來的在朋友的協助下並「放輕鬆」心情,也漸漸並穩穩的坐好了。

這次我們是從社子島國立海院附近下水,預計行程是划到紅樹林站的淡水紅樹林生態保護區,一開始的我的獨木舟槳左右二邊順序划動,但都舉的過高,水滴都潑進了船身,搞的我舟艇內有小小的淹水,下半身也幾乎都淋濕了,這風一吹起來還真有點冷。開始玩沒多久風不算大時,都算是輕鬆前進,我們在接近竹圍的小休息後再出發,接近中午也開始起風了,這風力可真強,怎麼划就幾乎沒有前進,不划還被風吹的往後退,如果拿出雨衣當船帆,八成船會急速徐行,就跟孔明借東風一樣。

IMG_4936

2016/3/21

路跑,它跟你在健身房跑是二碼子的事(十一) - 2016 萬金石馬拉松

就在那一刻,我跟川內優輝在同一個空間宇宙裡,我們用眼神交流之時擦肩而過,他用生命全力的往前衝刺,給了我強大打氣的鼓勵,可是當時的我還在19公里....


因為這次的完賽時間是 5小時40分鐘,而且為了節省時間,水站幾乎都是 2-3 站才跑進去一次,上坡能跑則不停下坡能跑就不走,邊跑還要邊算抵達的時間。我的右腳膝蓋出現了第一次酸痛的感覺,就在石門的折返點後出現,那酸痛感從膝蓋的右外側鑽進去,無論我怎麼調整跑步的姿勢也不見好轉,在剩下的21公里幾乎都是走走停停。

看著好幾台的回收車經過身旁,心想「媽的這次絕對不能再被叫上車了」,努力的用7分速的腳步前進,這已經是我目前最快的速度了,這每一個腳步踏下去都是一次的酸痛,跑的我超想哭的,怎麼這麼痛...,就在回程跑經磺清大橋時,身旁的胖小子手機響起7分速的語音,心想只要跟著他,應該可以準時前抵達,但就在跟沒幾步,腳膝蓋酸痛又來了,我心裡大喊「七分速胖小子等等我啊...」,但我只能看著他就這麼走了⋯

萬金馬跑到最後,有一種快要昇天的感覺,當下狀況不好真的很想死,尤其是在最後那關門前的幾分鐘,真的跑不動了但又不想被關門,一整個就是血淚交織的痛苦,終於在5小時35分,我回到終點了。

人生就像一場馬拉松,終點永遠在那裡等你,只要你不停下腳步往前進,那怕是忍著痛苦眼眶泛淚也要對自己負責去完成的毅力,夢想終會達成總會到達目的地。

無標題
--
2016 萬金石馬拉松 05:35:26

2016/3/18

不計畫的旅行 #7 紅香部落

從清境農場到合歡山這條路,來來回回經過了不下數十次,有一個隱身於中間位置的純樸部落,這地方範圍不大,半小時內可以逛完,在力行公路上處遠眺山谷全景,它就藏身於雲霧飄緲之中。

紅香部落是去白姑大山的唯一登山口,部落旁有免費的公共溫泉池,下山後來這泡後真的是暢快無比。這裡的年輕人大多都到大城市打拼了,門簷下坐著幾個老人們,對於我們的來訪早就習以為常,反倒是我這都市長大的小孩,對於部落有很多的好奇心。

這裡有一間學校,二間教會,一間警察局,一間雜貨店,一間早餐點,其它都是住家跟農舍。這裡主要種植的是茶葉,市場上分屬於大禹嶺高山茶,全都交由茶葉的大批發商。

無標題↑部落獵人

無標題

無標題
無標題

在下山後的隔天,我們找到唯一的一家早餐店,店裡很像我小時候在淡水外婆家時附近的柑仔店,阿婆熟練的煎著培根蛋餅,完全是不輸給都市裡的美而美,但起初我還以為可以吃到原住民的特色早餐,或是山豬肉吐司月之類的,哈~~

在店裡跟村民簡單的聊到,剛剛坐在旁邊的是他們村裡的獵人,他給我們看獵人去打山豬的影片。影片中獵人帶10多隻的狗,圍攻比半人高的大山豬,山豬因為跑到菜園裡偷吃菜,被農家通知獵人來處理,雖然沒有親眼看到獵山豬,不過看了這影片,我想在山上看到山豬,我應該會先跑再說,牠太兇猛了啦。



無標題

2016/3/14

能高安東軍縱走(北三段) - 六天六夜

日期:2016/2/25~2016/3/2 (六天六夜)
行程:能高安東軍縱走(北三段)

能高安東軍簡介:
能高山興安東軍山連稜,擁有台灣最廣闊的草原地形,以及最豐富多樣的高山湖泊景觀。
白石池的清麗脫俗與拍岸濤聲,萬里池的濃郁壯闊與波光瀲豔,屯鹿池的婉約沉靜與翠綠蒼嶺,牡丹池的神秘寧靜與蒼翠草原能高安東軍縱走除了讓人驚豔的草原明珠外,在這段蜿蜒20餘公里的中央山脈主脊上,峰巒疊嶂,群山競秀,山岳景觀與湖澤之美,相得益彰。

能高山本來是越嶺路翻越主脊這一帶山區的泛稱,越嶺路上的天池,原名就叫〔能高〕,而檜林則稱為〔東能高〕。後來,為了區別附近幾座聳立的高峰,於是就把能高山冠在天池駐在所面對的那座尖銳的高峰上,也就是我們現在稱的能高主峰.在日據時代能高山與玉山(新高山),雪山(次高山)合稱為〔台灣三高〕,是座名氣響叮噹的大山.冬日雪季的(能高殘雪)更是著名的霧社八景之一。(文出自上河台灣高山全覽圖之能高群峰)

預定行程:*天候影響調整
沿路必然因體能,天候,生理等因素而有變卦,所以一定要留1一2個預備日。
D0 2/25 霧社(宿)
D1 2/26 屯原登山口→天池山莊(宿)
D2 2/27 天池山莊→光被八表→卡賀爾山→台灣池(宿)
D3 2/28 台灣池→能高山→能高山營地→大陸池→能高山南峰→南鞍營地(宿)
D4 2/29 南鞍營地→光頭山→白石池→白石山→萬里池(宿)
D5 3/1   萬里池→屯鹿池→三叉路→安東軍山→三叉路營地→溪底營地(宿)
D6 3/2   溪底營地→第2獵寮營地過萬大南溪支流,金杏真路→第一合流點→過第2合流口
              →第一越嶺點→崩塌地高遶→第二越嶺點→松風嶺→抵奧萬大園區


交通資訊:
共乘,包車接駁

天氣資訊:
http://www.cwb.gov.tw/V7/forecast/entertainment/other/D037.htm

注意裝備:
租用衛星電話,手持式GPS,無線電

--

霧裡徐行於風雨,強游在芒草大海
白茫茫的天空,看不見山從何來
立高山峻嶺頂,望看不盡的山貌
於凌空絕壁上,那知懸崕底的深度 


屯原登山口這段路只走了二趟,感覺仍舊是很熟悉,只是這次天氣不好,空氣中佈滿了濕度很高的霧氣,不時也下點小雨,行走起來不甚涼爽,但景色卻相當的有意境。

DSC_3119_00015

DSC_3105_00006

DSC_3118_00014


能高安東軍縱走(以下簡稱能安),在出發前氣象預報是多雲有太陽,但山上天氣變化陡變之大,也只能參考再參考了,連續的前二日都是有風有雨的伺候下,身上的雨衣沒有機會脫下來晾乾,睡覺用的帳篷也全溼了,硬是在背包上增加不少重量。

DSC_3172_00030

DSC_3183_00033
↑比人高的箭竹林


DSC_3215_00052

↑風雨霧相伴同行

因為風雨阻礙了行程進度,以致都沒有推到預定的露宿地點,第二日我們選擇了台灣池前的小水窪營地,它屬於下雨天才形成的水池,池水並不清澈有淡淡的咖啡色,早在出發前就做好心裡準備,管它是冬瓜水還是仙草汁,打定主意給它煮沸就好。

在這麼冷的天氣下,確定在這過夜了,當然是趕急搭起帳篷,躲進裡面並讓走了一天的腳出來透氣。外面那雙鞋子早就喝飽了水重的跟雪鞋一樣,隔天一早還要把全溼的襪子跟鞋子再穿上去,冰冷程度有點受不了啊。

DSC_3213_00050
↑台灣池前小水池宿營


IMG_4313
↑我在晾腳、煮晚餐


今天是要推進能高南峰,這座山在台灣百岳為台灣百岳名山的「十峻」之一,意指山勢高大而險峻者,而登山界前輩邪天正先生,曾以十峻做了一首詩,詩中將十峻的每座山形容得維妙維肖:
「巉巖險峭稱十峻,天壘天龍著失鞭。品田凌厲無明悍,大劍倔強只一端。奇萊北峰三面險,能高南峰一壁艱。馬博拉斯新康峭,關山孤挺突雲烟。」

其實在天池山莊路上跟能高主峰的途中,我們已經遇到二個隊伍,都因天候不佳或風勢過於強大而決定撤退,就在我們開始攀爬該能高南路段,除了風勢強大外,其中一路段的箭竹也是佈滿了霧淞,甚至腳下早就積滿了結冰,有經驗的領隊先踩碎積冰後,讓大家安全前進。

IMG_4322
↑大陸池

20160227_142258

DSC_3227_00053
↑霧淞

當我小心翼翼的走在這危險的小坡時,一邊手握著是冰棒般的箭竹,就是不想跌落另一邊的懸崖深谷,整個人注意力超集中的,現在回想起來還蠻危險的。 在好險好峻的二次接近垂直陡上,終於攀上此縱走最高的能高南峰頂。可惜的是山頂上白牆遮蔽了視野,也只能拍拍登頂照就黯然的離開它,希望下次還有機會再來。

IMG_4394


IMG_4395
↑霧社八景中的「能高殘雪」一景?

離開能高南峰差不多是下午二點,接下來是一路的陡下坡形,下過雨後泥巴路更加的溼濘也更滑了,加上還蠻多的高低差地形,只能邊走邊滑的方式前進,到達南鞍營地時已是下午四點了,就此紮營吧!

因為鞍部又背山,算是風勢比較小的地方,但相對也是冷風聚集的地方。一早起床帳篷的外帳幾乎都冰霜了,連露宿袋跟內帳都有反潮的現象,可知昨晚幾乎都是睡在冰箱裡,我半夜四點被冷醒,納悶在想「這縱走的樂趣是什麼...」(苦笑)。 幸好天氣是愈來愈好,第四天的早上大好的天氣,整裝不久就出發推進。

IMG_4454
↑南鞍營地
IMG_4459
↑結霜的外帳
DSC_3246_00056

從南鞍營地出發,往光頭山前進。早起的陽光照射在箭竹上,身心裡外都暖烘烘的,從這開始就算是好走了,大多都是緩坡的地形,整個縱走的精華也是從這開始,這裡是公認台灣最漂亮的高山草原路線,山頭幾乎都沒有其它的樹木生長,整片的箭竹草坡呈現出秋冬季節的金黃色,在陽光的照射下更反射出黃金山的耀眼壯麗。

DSC_3277_00064


DSC_3343_00087


DSC_3378_00102


DSC_3365_00095


DSC_3379_00103



DSC_0064
↑超帥氣的啦

往前走就是白石山了,在到達白石山前,會先經過白石池。白石池在藍天白雲的襯托出寶藍色的湖面,在微風的吹咈下波光粼粼,這是一個很好宿營的地點,可惜我們到達時是下午一點,也無緣在此跟水鹿大軍相會。但能親眼所見這美麗的高山明珠也算是值得了。

DSC_3443_00117
↑白石山前的高山湖泊


DSC_3489_00126
↑白石池午餐

DSC_3493_00127
↑白石池

DSC_3506_00130
↑白石池

DSC_3538_00138
↑白石妹池

白石山高3110m,屬於七峭之排名第六,峭指山勢峭拔,坡度陡急,多布散石,多垂崖壁。這段意指過了白石山頂後到萬里池這段,地形西臨峭坡開始陡急直下,我在這段路是走的膝蓋快爆了而隱隱作痛,每走幾十步就要讓膝蓋休息,否則怕傷了它會影響接下來的行程。

DSC_3560_00142
↑往白石山前進

無標題
↑回首來時路

遠看萬里池位於山谷之中,不時都有水鳥停留在湖面上。悠悠靜靜的藏身於此,多了一份神祕的氣氛。我們也差不多在下午五點到山腰處,今天只能宿營在這萬里池了。

萬里池宿營就真的不是好選擇了,該池因位於二山的山谷之中,猶如一個大冰箱的冷凍室,我的露宿袋、外帳也結了比南鞍營地更厚的一層霜,被這樣的被冷到整晚都睡不好。

DSC_3624_00152
↑萬里池
DSC_3642_00153
↑萬里池

我記得在睡覺前在帳篷邊放了一泡尿,從帳篷內陸續聽到有鹿的腳步聲離我很近,友人還告知我的帳篷外都是鹿,我其實在裡面躺在睡袋裡時,就一直聽到鹿腳用力踏地的聲音,意思是牠不高興了,爭著吃沾有尿液的箭竹,我很怕鹿踏到我的頭,只能用手護著頭睡覺,冷到連出帳看鹿群的心情也沒有。

P2292997
↑我的帳篷外

在冷到睡不著的萬里池醒來後,穿過箭竹林到屯鹿池,這二池距離約有二小時的路程。

DSC_3589_00147

DSC_3737_00162


DSC_3727_00158


DSC_3747_00164



DSC_3781_00167

如果用來比喻白石池屬於大家閏秀的氣質沉稳,那屯鹿池就像是小家碧玉的嬌羞模樣。聽聞屯鹿池的水鹿群最多也最不怕人,無奈天候影響無法在此露宿跟水鹿大軍相會,這應該是此趟縱走最大的遺憾了。

DSC_3786_00169
↑屯鹿池

DSC_3790_00170
↑屯鹿池

DSC_3792_00171
↑屯鹿池

DSC_3800_00172
↑湖面結冰的屯鹿妹池

DSC_3805_00173
↑屯鹿妹池
DSC_3831_00176
↑屯鹿妹池 

縱走的最後一顆山頭 - 安東軍山。其特色為視線遼闊,稜線明顯,佈有雨季型或向天池等有小型高山湖泊。 DSC_3859_00180
↑安東軍山
DSC_3910_00194
↑安東軍山上的展望
DSC_3943_00198

DSC_3896_00192


後面的都屬於沒有風景的路段,我們在溪底營地宿營之後,開始一連串的趕路行程,我們在光頭山已經因故拆成二隊,我們這四個人都是第一次走,只能憑藉著布條跟路跡往前推進,因為地形被破壞也會有迷路的狀況發生。只能說大家分工合作終於在下午四點抵奧萬大園區。

IMG_4610
↑溪底營地

IMG_4613
↑第二獵寮


IMG_4625


IMG_4646


P3023365


P3023391
↑涉溪

奧萬大
↑奧萬大

Flickr 相簿 https://www.flickr.com/photos/martink1008/albums/72157665418925806

--
能高山 3262m
能高南峰 3349m
光頭山 3060m
白石山 3108m
安東軍山 3068m

高山湖泊
白石池 2750m
萬里池 2800m
屯鹿池 2850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