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7/26

「另一個世界」想像自己生了一幅鰓,在水中自由的呼吸(三)


海洋實習第二堂課,由教練親自帶我下水。地點一樣是在柴口( 位置在綠島北海岸),就在前一次因為我呼吸太快,氣瓶消耗太多,所以這次打算用教練傳授我的五短次呼吸法,來調節自己的習慣,一同下水的有另一個教練的女兒( 大二),就在足下式下潛法,林杯嗆到海水了,整個腎上線腺大爆發,心裡一慌都忘了教練在岸上的指示,只想快速的浮上水面。


2014/7/23

「另一個世界」想像自己生了一幅鰓,在水中自由的呼吸(二)


34英呎(11米)是人類的生理恐懼點,你我都不列外。而泛指各種危險性較高、技巧與體能需求較高的運動項目都被稱為「極限運動」,潛水便是其中之一。

在危險性較高的運動中,在安全上就會有許多規則都要牢記。我曾經在衝浪跟朋友貪玩,左手掌就被後舵「插」入傷口長度有5公分深約1公分多,後舵可是很有殺傷力的。上課不止教你如何在水中玩的開心,更重要教你如何保護自己,在水中沒有人救的了你,只有你自己。

2014/7/22

「另一個世界」想像自己生了一幅鰓,在水中自由的呼吸(一)

潛水,這件事很早就在我人生計劃項目,就像是衝浪跟攝影還有滑雪,只是沒有想到它來的這麼快。

要分享潛水之前,我分享一個特別的事件,認識我的大概都知道我會衝浪(現在浮不起來了),曾經衝浪桃枝颱風浪,也曾經想用游泳入學台北南門國中校隊( 敵不過冬天也要練游泳) ,基本上來說水性算是好的(只是不會蝶式),在剛學衝浪時,去中影文化城找一位衝浪前輩(他也有玩潛水),我被那裡的深水游泳池嚇到,記得當時有點腿軟了,也因此這件事我才發覺我對深度是有莫名的恐懼。